乐橙

  • <i id="o0h4q"></i>
    <progress id="o0h4q"></progress>

  • 新聞中心

    聯系惟恒 在線咨詢 在線下載

    阿迪達斯商標糾紛案終審判決 您的位置:首頁 - 公司動態 - 商標代理

    阿迪達斯商標糾紛案終審判決

    發布時間:2018.07.27 新聞來源:知識產權報

    日前,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對德國阿迪達斯有限公司與福建省莆田市天涯貿易有限公司之間展開的一場商標權撤銷糾紛案件作出終審判決。該案是圍繞第6363717號“三葉草Sanyecao 及三葉草圖形”商標展開的,欲知詳情,請往下讀。

    商標使用許可行為本身并非商標法意義上的商標使用行為,能否作為證據直接用以證明商標的使用情況?在德國阿迪達斯有限公司(下稱阿迪達斯公司)與福建省莆田市天涯貿易有限公司(下稱天涯公司)之間展開的商標權撤銷糾紛案件中,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日前作出的終審判決給出了答案。

    針對第6363717號“三葉草Sanyecao及三葉草圖形”商標(下稱訴爭商標,如圖)所引發的商標權撤銷案件,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作出終審判決指出,由于商標使用許可行為本身并非商標法意義上的商標使用行為,商標授權使用合同無法直接作為證據用以證明訴爭商標的使用情況。

    據了解,訴爭商標由深圳市硅谷盈科科技有限公司(下稱硅谷盈科公司)于2007年11月7日提出注冊申請,2012年3月14日被核準注冊,核定使用在服裝、帽等第25類商品上。

    阿迪達斯公司于2015年12月14日針對訴爭商標向商標局提出撤銷申請,主張訴爭商標于2012年12月14日至2015年12月13日期間(下稱指定期間)連續3年停止使用,應予以撤銷注冊。

    根據硅谷盈科公司向商標局提交的證據顯示,硅谷盈科公司與深圳市影尚時裝有限公司(下稱影尚公司)于2012年10月10日簽訂的商標授權使用合同,同意影尚公司在第25類商品上使用訴爭商標。2015年2月19日至2015年4月17日期間,影尚公司與深圳市欣盛飾品有限公司(下稱欣盛公司)等6家企業簽訂“三葉草”品牌服裝訂購合同,約定品名規格為“三葉草san ye cao品牌服飾”。

    2016年7月21日,商標局作出維持訴爭商標注冊的決定。阿迪達斯公司對商標局作出上述決定不服,于同年8月18日向商評委申請復審。

    據了解,經商標局核準,訴爭商標于2016年12月6日由硅谷盈科公司轉讓至天涯公司。

    商評委于2017年3月20日作出復審決定認為,天涯公司及硅谷盈科公司提交的證據能夠證明訴爭商標于指定期間在童裝、體操服、服裝、嬰兒全套衣商品進行了真實、合法、有效的商業使用。訴爭商標在服裝上的使用不能視為在襪、手套(服裝)、領帶、腰帶、圍巾商品上的使用,在該部分上的注冊應當撤銷。據此,商評委決定對訴爭商標在童裝、體操服、服裝、嬰兒全套衣商品上的注冊予以維持,在其余商品上的注冊予以撤銷。

    阿迪達斯公司不服商評委所作決定,隨后向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提起行政訴訟。

    北京知識產權法院經審理認為,訴爭商標由硅谷盈科公司申請注冊,并以商標授權使用合同的形式許可影尚公司使用訴爭商標,可以視為對訴爭商標的使用。但硅谷盈科公司和天涯公司提交的證據難以形成完整證據鏈,不能證明訴爭商標于指定期間在服裝、體操服、童裝、嬰兒全套衣等商品上進行了使用。據此,法院于2018年3月15日一審判決撤銷商評委所作復審決定,并判令商評委重新作出決定。

    天涯公司不服一審判決,隨后向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

    經審理,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認為,雖然硅谷盈科公司提交了影尚公司與欣盛公司等6家企業簽訂的“三葉草”品牌服裝訂購合同及發票,但上述發票的品名規格均為“三葉草san ye cao品牌服飾”,且上述合同和發票的對應性無法確認,無法形成證據鏈。同時,上述發票不能確定地指向訴爭商標,亦無法證明訴爭商標的使用情況。據此,法院終審駁回天涯公司上訴,維持一審判決。(王國浩)

    行家點評

    趙虎  北京市中聞律師事務所 合伙人、律師:商標的功能在于區分不同的商品或者服務來源,這種區分功能需要通過使用來實現。商標的使用關鍵在于是否將帶有商標的商品或者服務投入到了市場中,而且起到了區分商品或者服務來源的作用。

    該案中,主要涉及兩個關鍵問題:其一,與他人簽訂的授權使用協議或者授權委托書,是否屬于我國商標法意義上的使用;其二,與他人簽訂了銷售合同,是否屬于我國商標法意義上的使用。

    第一,單純的商標授權使用行為,不能構成我國商標法意義上的使用。無論簽訂了授權使用協議或者授權委托書,只是發生在兩個特定主體之間的契約行為或者授權行為,不會產生相關公眾與涉案商標之間的聯系,沒有用于識別商品來源,不構成我國商標法意義上的使用。但是,如果被授權人將帶有被授權商標的商品投入到了市場中,則會構成我國商標法意義上的使用。

    第二,簽訂銷售合同本身不構成我國商標法意義上的使用,如果僅僅簽訂了銷售合同,但是沒有實際上的銷售行為,沒有將商品投入到市場上,也不能在商標與商品之間建立聯系。所以,如果有銷售行為,至少應該提供能夠對應的銷售合同及銷售發票,并盡可能提供相關的其他輔助材料,如在倉儲、運輸行為中形成的單據等。

    該案有一個特殊之處,在于涉案商標注冊人注冊了多件近似商標,那么在證據上就需要區別究竟是哪一件商標的使用的證據,這個情況下不能把一件商標的使用看作是多件商標的使用,而需要區別對待。這也給商標注冊人一定的啟示,即商標注冊人在使用商標的時候,一定要注意保存相關證據,規范使用商標,在合同和發票中準確標注商標的標識,合同中還應加上商標圖樣,尤其在有多件近似商標的情況下,使用時應該有所區分。

    本文共分 1
    分享到:
    上一篇:劍網2018”專項行動將重點整治短視頻等領域侵權行為
    下一篇:中國創新:從數量增長到質量提升

    客戶服務熱線

    020-3877 1107

    158 8995 8307

    在線客服
    乐橙 乐橙 乐橙 乐橙体育app 乐橙体育app 乐橙体育app 乐橙体育app 乐橙体育 乐橙体育官网 乐橙 乐橙体育官网 乐橙体育官网 乐橙 乐橙体育app 乐橙体育 乐橙体育app 乐橙体育app 乐橙 乐橙 乐橙体育官网 乐橙体育app 乐橙体育app 乐橙体育app 乐橙 乐橙体育官网 乐橙 乐橙体育官网 乐橙 乐橙 乐橙 乐橙体育app 乐橙 乐橙体育 乐橙 乐橙体育 乐橙体育官网 乐橙体育官网 乐橙体育官网 乐橙体育app 乐橙体育官网 乐橙 乐橙 乐橙体育 乐橙体育app 乐橙体育官网 乐橙体育官网 乐橙体育官网 乐橙体育 乐橙体育app 乐橙
    乐橙 乐橙 乐橙体育 乐橙 乐橙体育app 乐橙 |海门市| 武义县| 宜宾县| 清新县| 和政县| 祁门县| 垫江县| 怀柔区| 萍乡市| 宝丰县| 二手房| 上饶县| 阜康市| 汪清县| 开鲁县| 本溪市| 砀山县| 新蔡县| 长兴县| 五原县| 南澳县| 平凉市| 长宁区| 洱源县| 泰来县| 营口市| 万宁市| 井研县| 开鲁县| 萍乡市| 江山市| 桂东县| 青阳县| 米泉市| 六盘水市| 五家渠市| 沐川县| 永登县| 海宁市| 康定县| 嘉祥县|